2009年至2012年,中國醫藥市場進入快速增長的“火熱”期,2013年至2015年進入“降溫”期,增速相對放緩,如今,中國再度成為大型跨國藥企CEO的關注重點。

今年三月,中國外商投資企業協會藥品研制和開發行業委員會 (RDPAC) 及美國藥品研究和制造商協會 (PhRMA)在北京舉辦了國際醫藥創新大會,出席此次大會的大型跨國藥企CEO不少于7人,包括葛蘭素史克、禮來、利奧制藥、默克、輝瑞、賽諾菲和優時比的CEO。不久前,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舉辦了一年一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另外幾家大型跨國公司的CEO參加了該商業論壇。試想,除了美國和中國,還有哪個國家能對這些CEO們產生如此大的吸引力?

這一趨勢意味著什么?? 又將產生怎樣的影響?

我認為,各行各業的在華跨國公司正迎來四大趨勢,另外,九大影響值得我們思考與討論。

1.從數百萬到數十億的增長:中國市場已成為跨國藥企營收和增長的重要動力來源

并非只有制藥行業面臨這一趨勢,醫療科技及消費和汽車行業亦是如此。舉例來說,到2030年,中國對全球個人消費增長的貢獻預計將相當于美國和西歐之和。中國已成為數種重要產品類別的最大消費市場,從奢侈品到汽車不一而足。

從多數大型跨國藥企的季度財報中,都能明顯得看到這一趨勢:中國市場的業績表現常常十分搶眼,且還在不斷增強。有些公司甚至將中國市場定位為“未來增長的關鍵支柱”。

一些公司的中國市場營收占比已位居第二,僅次于美國;而另外一些公司,中國市場則成了其主要的增長動力來源。今年第二季度末,幾家公司披露了最新數據,其年初至今的在華增速超過30%。加上它們在華業務的規模(其中有幾家的營收以十億美元計),這些數字對企業的全球業績影響重大。一些公司的在華業績對全球業績增長的貢獻高達25%。

2.創新:中國成為產品、組合和商業模式創新的新源頭

諾華全球藥品開發負責人兼首席醫學官近期接受《中國日報》采訪時宣布,該公司致力于“讓每一項關鍵藥品開發計劃從一開始就將中國涵蓋在內”。許多公司正在走上這條道路,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改革為其創造了有利條件。

除了管理在研新藥及加快新藥上市以外,眾多企業還紛紛步入中國的創新生態系統。過去三年,阿斯利康在無錫開設了商業創新中心,賽諾菲在蘇州開設了全球研究院,默克在多地開設了創新中心,強生在上海引入了JLAB(強生初創企業孵化平臺)概念,諾和諾德在北京開設了INNOVO創新平臺,羅氏宣布在上海新設一家早期研究中心。這些新建機構的經營范圍和經營模式或許不盡相同,但它們通常都希望與生態系統中的其他參與者達成合作伙伴關系,從而促進創新。

3.全球供應鏈需求:中國在生物制藥行業逐漸扮演核心角色

從在全球供應鏈中扮演的角色來看,中國在先進電子等行業扮演著核心角色,但在生物制藥行業,這一趨勢才剛剛興起。我們確實看到,中國擁有為國內市場和出口市場制造小分子有機化合物的重要能力,但迄今為止,跨國公司仍不愿增加它們在中國的大分子有機化合物制造能力。原因不止一個,但對知識產權保護的顧慮最為明顯。人們希望,隨著時間推移,這些不確定因素會變得越來越可控。我們注意到,勃林格殷格翰等公司已開始在中國運營大分子有機化合物制造工廠,另一些公司(如龍沙)也已宣布了類似的計劃。

4.資本和人才:中國正在成為資本和人才的重要來源地

這一趨勢在生物科技領域已清晰可見,中國風投在全球融資活動中表現得十分活躍。事實上,2018年美國生物科技行業的融資額中約有40%來自中國。我們還看到,包括綠葉制藥和復星在內的中國藥企和投資者在中國境外的戰略投資規模越來越大,不過目前仍處于初期階段。人才方面,一些領先制藥公司的多位高管常駐中國。例如,現任阿斯利康全球執行副總裁、國際業務及中國總裁和諾華亞太、中東與非洲區的負責人都擁有中國血統,且常駐上海。

這些意味著什么?以下是我看到的一些影響和我的一些預測:

蒸蒸日上:在許多藥企的全球議程中,中國的重要性將持續上升,越來越多的公司將中國視作一大區域市場,而非僅僅當作亞太區里的一個國家。這并不是說當前的模式無法繼續維持,而是說隨著中國的不斷發展壯大,中國對投資的需求以及對地區表現的影響會大幅增加,以至于亞太區越來越像是一個“加大版的中國”。因此,很多公司可能會讓中國市場的負責人更直接甚至是直接向CEO匯報。

警惕“聚光燈”:中國市場對營收和增長的貢獻將成為一大熱門話題,原因在于這些指標受到全球投資者的關注。中國市場的業績很快將能夠“左右一只股票”,但這只能是“猜測”,因為很難準確預測中國未來的增長勢頭。企業需管理自身預期,盡管如此,也仍可能會驚訝于季度環比。

將面臨同行壓力:隨著越來越多的公司將其在中國市場的業績和戰略傳達給投資者,金融分析師可能會要求較為慎重的公司闡明對中國市場的戰略定位。這并不是說所有公司都一定要將中國市場列為重中之重,但如果不這樣,可能就要做出更多解釋。

警惕與維持現狀者之間的緊張關系:隨著中國在全球談判桌的地位越來越重要,它與傳統發達市場之間的內部緊張關系可能會加劇。中國崛起為全球重點市場之一,在那些增長前景不確定甚至可能下降的市場,將不可避免地引發一些深刻反省。如果致力于開發中國市場,就需要配置更多資源,尤其是資本和人才。企業的目標是在全球范圍內實現投資回報率最大化,因此關于預算的艱難討論將無可避免。

密切關注供應鏈壓力:中國的需求規模如此之大,在其他地方很難看到。過去幾年,部分藥品因納入醫保報銷藥品目錄而面臨需求突然上升等,致使供應鏈一度中斷。展望未來,中國的藥品供給配置可能會成為一項復雜的戰略決策,不僅要考慮數量方面的顯著上升,某些情況下也要權衡帶量采購對成熟產品的影響。提高本地制造能力來滿足本地市場的話題將被直接提上議事日程。

寄望于人才市場升溫:市場的快速增長正為有才干的高管創造得天獨厚的環境,跨國藥企和中國本土生物科技公司的高管可藉此捕捉職業發展良機,大展拳腳。在中國市場招聘和留存人才,企業需重新思考自身的價值主張,維持自身在這一新人才市場的競爭力。僅僅調整全球人才管理方略或許還不足以維持差異化。

制定與全球研發部門的“快慢”整合計劃:與全球研發部門的整合仍在進行中。雖然戰略意圖相對明確,但創新生態系統仍在發展之中,落實該戰略仍是一大挑戰。能否成功取決于以下幾個關鍵因素,包括:1)公司能多大程度上吸納中國團隊進入全球產品業務領導行列;2) 全球和中國產品團隊之間能否在戰略上保持一致并進行有效溝通,既促成戰略穩健,又保證高質量且快速的執行;3) 中國團隊是否足夠強大,能將中國問題融入全球背景,并有效地影響總部。但這并非一個人人可以利用的簡單公式。

對具有全球志向的高管而言,中國經驗必不可少:越來越多的中層管理人員意識到,擁有中國經驗將對事業大有助益。對于未來的高管來說,有什么比經營中國業務的經歷更能證明自己的能力呢?中國市場龐大,具有波動性。在中國,與外部利益相關方打交道的復雜程度位居全球首位,而外部變化的速度常常快于內部。禮來、葛蘭素史克和百健艾迪的現任CEO等,都曾有過在中國擔任高管的經歷。

迎接意外:中國一定會令我們感到意外。雖然過去幾年的新聞報道大體上利好于跨國公司(中國新的“4+7”城市藥品帶量采購政策除外),但預計仍將經歷一些磕磕絆絆。企業的韌性和投入將經受考驗。中國仍是一個“高風險、高回報”的市場。

中國市場已成為當今全球最激動人心的醫療市場,本篇文章中提及的跨國公司的強有力的業績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您可點擊此處前往作者領英頁面,閱讀作者的其他相關博客。作者最近的幾篇博客文章如下,可點擊文章名直接閱讀:《中國生物制藥“寒武紀大爆發”的五個要素(上)》《中國生物制藥“寒武紀大爆發”的五個要素(下)》《中國醫療投資逆勢上揚》《8個原因令中國成為當今全球最激動人心的醫療市場》

?

作者:
樂誠鐸(Franck Le Deu)是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自2005年起先后在上海和香港工作。他負責中國區的醫療保健咨詢業務,并為亞洲各地的客戶提供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