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 ???莎

6月14日,我有幸受邀出席2019(第五屆)中國智慧城市博覽會,并主持了下午的“引領之聲”分論壇。來自政府和業界的12位重量級嘉賓分享了各自對智慧城市的思考和踐行。觀點充分碰撞,思想深度交流,令我深受啟發。總結嘉賓的精彩論見,結合麥肯錫協助全球諸多城市推進智慧城市建設的體會和經驗,我提出以下四點想法,在智慧城市迎來高質量發展的當下,以期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

一、? “以人為本”為智慧城市建設的出發點。

智慧城市并非一個新生概念。2008~2012年美國、加拿大、歐盟、巴西和中國等國家和地區就紛紛展開了探索和嘗試,可視為智慧城市1.0時代。但一些做法屢遭詬病,引起了各方反思,主要集中在“為技術而技術”,這一階段很多創新是碎片化的,市民的滿意度和體驗并沒有得到真正提升。

2016年起智慧城市發展進入2.0時代。麥肯錫認為,智慧城市有著美好的想象空間,取得成功的關鍵是運用大數據和數字技術理解和回應市民的迫切需求,提升人們的生活質量,有效減少城市擁堵、控制城市污染、擴大醫療保障、提升就業機會等等。總之,老百姓點贊才是智慧城市建設取得成功的標尺。在這個課題上,麥肯錫全球研究院去年發布的《智慧城市:數字技術打造宜居家園》有非常詳盡透徹的研究。

再來看中國。近年來,中國已成為全球智慧城市建設的最大“試驗場”,預計將于2021年成為智慧城市技術第二大消費國,僅次于美國。智慧城市戰略由政府自上而下推動,城市廣泛參與,市場潛力可觀,但目前尚處于起步階段。往前走,我們認為,各方應懷揣改善民生,增進福祉的初心,著眼于端到端的服務運營旅程,利用數據和技術優化決策,大幅提升市民體驗。

二、? 智慧城市需要智慧的政府。

智慧城市建設能取得多大成就,在一定程度上也取決于政府的治理水平和創新思路。中國政府應積聚方方面面的力量,確保各方通力合作,讓下一代的智慧城市發展得更穩健。

一方面,政府是具有公信力的行業標準的主導者和制定者。它應秉持開放心態,支持創新和投資,牽頭鼓勵多方合作,致力于打造包容性生態圈。國外一些城市在公私合作模式上已有比較優秀的實踐。同時企業也應積極參與,助力政府實現興業、善政、惠民、優境四大目標。另一方面,隨著智能技術日益滲入城市的肌理組織,決策者應處理好民眾對隱私保護的關切。如今,物聯網的千百萬臺傳感器成為黑客攻擊的入口,萬物互聯也使得風險迅速蔓延。應分考慮潛在的網絡安全問題和風險,做足防范準備。

三,建立開源的行業生態聯盟。

智慧城市建設應避免單兵作戰,協同合作、多方共贏才是王道。各企業應充分發揮所長:平臺型企業積極打造智慧城市大腦;應用服務商深耕交通、農業、醫療等垂直領域;硬件提供商以硬核技術入局。而對于層出不窮的新興技術,應先做加法,再做減法,以便確保這些技術能夠真正解決市民痛點,提升價值。

我們欣喜地看到,中國多家領軍企業開始以開放合作的態度,建立開源的行業生態聯盟。今年四月,華為聯合多家單位發起智慧城市產業生態圈的提議。華為認為,智慧城市產業合作大于競爭,希望以社會責任為導向,建設成一個開放的、公平的、包容的生態圈。今年五月平安科技宣布,為合作伙伴開放自身AI技術,搭建物聯網開放平臺,共建行業生態聯盟。

四,垂直領域、設計用例和有效落地至關重要。

面對智慧城市的浩瀚工程,選擇垂直領域、設計用例和有效落地就格外重要了,這三件事與技術能否為企業開拓更大商機,能否真正創造大量價值息息相關。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發現,智慧交通和智慧醫療是目前全球智慧城市建設應用最廣泛的兩個垂直領域。以莫斯科的智能交通系統為例,該市利用大數據技術指導頂層戰略規劃,打通了20多個政府部門的數據,設計并落地了15個智慧交通用例。短短五年時間,莫斯科不僅摘掉了全球最擁堵城市的“帽子”,還躋身出行體驗最佳的國際大城市行列。

◆ ◆ ?◆ ?◆

城鎮化快速演進帶來諸多問題,令城市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發展壓力,數字技術則賦予了城市解決公共問題的利器,但技術的終極目的是增進民眾福祉。在此基礎上,城市政府應明確頂層架構和智慧城市建設愿景,多方合作深耕垂直領域,從而打造生機勃勃的智慧城市。

沙莎是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領導著近千人的亞洲區麥肯錫數字化團隊。她也是商業技術暢銷書《從1N:企業數字化生存指南》合著者。